一分快3

第三十七章(30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10-09 03:52:35 字数:3594
江冽尘脸色阴晴不定,不似发怒,倒是将其视作极其滑稽,冷笑道:“亏你也知道是荒诞请求。老实给你说了,你用不着如何惋惜失口,在此之前,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,现在只不过是在华山一众面前,让你做个坦诚,也给他们做个榜样,原来正派中人要同魔教为敌,用不着固守旧态,还可以使些小伎俩。不过孟掌门不用你教,早已是此道高手,看来你的武功学不到家,独此一条,才是深得令师真传。怪只怪霜烬太过热心,偏要来劝你提早离开。那几招剑法,都是华山的入门功夫,还用得着他来教你?其中必然另有深意,至于什么夜半三更,什么鸡鸣五鼓,本座委实不知,也没闲心查探。反正只要派人盯住了你,就不劳多所操心。”

  南宫雪轻声道:“你是早就知道的了?难为你有这份耐性,没有当场杀我,由得我在你眼皮子底下,继续在血煞教中往来自如?那晚我能顺利逃离,也是你故意放松岗哨,倒不是我运气好……”

  江冽尘冷笑道:“正是,你没听过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?你早已是本座的案上鱼肉,就算垂死挣扎,甩出了几滴水珠,更有何妨?之所以未曾揭穿,不仅是利用你假传情报,更因本座以为,自命正义的南宫女侠终于想通,有意来我教中投奔,为防牵扯旧时恩怨,这才隐匿真身,实不知是我高估了你的眼光,还是看小了你那份愚蠢却又根深蒂固的正义之心?不过平庄主那老东西,胆敢阳奉阴违,背地里在本座身侧安插探子,其心可诛,我绝不轻恕!听说盟主禅位大典上,出了点变故,他的女儿突然疯癫,医治无效,那或许就是他背叛的报应。”

  众人心下均想:“倘若神明真能做主人间之事,第一个该遭报应的,也是你这个无恶不作的魔头!”

  自李亦杰与南宫雪刚一出现,原庄主无神的双目突然凝起,越过两人,不时向山下张望。但等说了这一会话,山道上仍是静悄悄的,而凭他二人神态,也看不出再有援兵到来之意。终于耐不住心中焦急,主动发问道:“亦杰,怎地不见翼儿?他没同你们一起来么?”

  李亦杰一怔,面上是全然疑惑不解,道:“原公子?他……他怎么了?我同雪儿一路快马加鞭前来,途中并未见过他呀!却是所为何事?”见原庄主这等焦急,那是在他脸上前所未有之色,只道是原翼忽生不测,一颗心也不禁提了起来。

  原庄主叹一口气,道:“不是,有劳挂怀!唉,翼儿这孩子,他为了及时告知你华山惊变,大约在四天前,就骑着快马下山,天南地北的找你去了。天地之广,迢遥路远,你们许是在半途错过了。”

  李亦杰心中登如烧起了一把烈火,分不出是感激或是羞惭。叹道:“我与原公子算不得十分相熟,但他对我……实在是极好。这才是真正的同道情义,难怪俗话曾说,君子之交淡如水。那较许多自称兄弟,却在背地里捅一把暗刀的小人,倒要胜过数倍。”说话时目光不断在江冽尘身上游移,此言自是指他七年前曾隐姓埋名,与自己结伴寻找断魂泪时,一派虚情假意等节。

  江冽尘浑不以为意,道:“李兄,或是李盟主,试问这世上,有谁不是为自己而活?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本座不过是顺应天道行事。就凭在你眼里,我已然泯灭殆尽的良心说来,我从未做过一件对不住你的事。是你得知我与梦琳乃是魔教中人,抵不过你心里那份长年根植的‘正邪不两立’,才毅然与我断交,现在又凭什么,将责任全推在我的头上?如果掩饰身份就是不坦诚,那恐怕也并非我邪教专利,眼前不就正有个大好的例子?反倒是你,翻脸如此之快,真令我怀疑,对过往那点微薄交情,是否全是当做假的?你一步步将我逼到这份上,无有一时半刻的心软。我却始终念着咱们是结拜弟兄,不忍赶尽杀绝。直至今日,本座仍然愿意给你一次机会。且看我大军驻扎,却未轻损沿途一草一木,而你华山师徒,虽说暂时失了行动自由,毕竟我没伤他们一根毛发,是不是?你该知道,以我的能力,外及此时情势,真想杀他们,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。这能否算作,我有心和谈的凭依?”

  李亦杰视线在师兄弟们面上逐一扫过,除去满脸愤愤不平,容色疲惫外,的确没有受过严刑拷打的迹象。况且众人口尚能言,如果他所言有半句不尽不实,也必将引得齐声反驳。悬在胸口的心终于放下不少,道:“你肯善待我师父、师弟,我李亦杰在此多谢了。但你从不是个甘做无用功之人,付出与收获,都须得始终持平。咱们就有话直说,你费这般大力气引我前来,究竟是为何事?”

  江冽尘淡淡一笑,道:“你只猜对了一半,对别人,本座确是锱铢必较,但看在李兄面上,今日我却要做一宗赔本生意。我不过是要你为我做一件事,事成之后,只要你能让我满意,我即刻放了你的师父、师弟,并且终生不再进犯华山。”李亦杰道:“那是什么事?”

  江冽尘道:“别答得太过爽快,待会亲耳听到,又推说太过为难,再来反悔,我岂不是白提了?本座向来不喜多费口舌,没工夫受你消遣。”话意已是再明显不过:你要救你师兄弟的性命,就得听我的条件。而要我真正说出来,却须得先一步应允才成。

  李亦杰深知他要己所为,必将是一件千难万难之事,可对方偏是深知自己弱点。对他而言,师父与从小长大的一众师兄弟就是生命中最重要之人,拿他们的性命相胁,不愁他不应。

  眼见无计可施,只得道:“那你也要答应我,若是伤天害理,杀人放火之事,我决计是不做的。师父也定不愿我为救他,成为你手中杀戮的工具。大不了,大家在这华山绝顶,拼个同归于尽。”前几句是屈辱求和,到得最终,话里终于又显出几分凛然气势来。

  江冽尘自恃一切尽在掌握,没将他要求放在眼里,冷笑道:“要跟本座拼得同归于尽?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?你配么?李兄,何必说得这么严重?我知道你身为正道盟主,侠义之名得来不易,我也不会毁了你苦心经营的名声,因为那还不是你最看重的东西。不过么,倒要请问一句,本座所为,在你们眼里,哪一件不是伤天害理,又哪一次少得了杀人放火?早在咱们相识之前,你就该见识过我对付无影山庄的手段了吧?看到那一片残垣断壁,就应该清楚,同我作对,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但现在我只要你杀一个人,这对你轻而易举,你可别跟我说,自己手上干净得很,从来没杀过人啊?同时以一人之命,换千百人生存,那也是极其合算的了。这一笔账,不知你可还理得清?”

  李亦杰心头如同一团乱麻,情势对己不利,除去服从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纵然天下人性命在他眼中一视同仁,毫无高低贵贱之别,但以一易百,终究还是另一边较重些。为大局作想,总有些人会做牺牲,无论他是否甘愿。大不了动手之后,好生补贴那人的家眷就是。

  但江冽尘竟将限度放得如此之宽,只要他杀一人,那人分量想必不轻,或许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前辈高人。完此杀劫,华山派师兄弟知道他是为救天下苍生,武林人众却必当他居功自傲,目中无人了。

  然即因此一剑,从此受尽骂名,一应罪过,也全由自己来背负就是。但愿百年以后,能有人还他一个清白。牙关一咬,道:“好,我答应你了!这一刻你的仇人,也是我李亦杰的仇人,我定然不遗余力地为你除去!但你也要答应,等我做到以后,金盆洗手,不得再与天下百姓为难。”

  江冽尘脸上闪过残酷笑意,道:“那是……”“自然”二字尚未出口,南宫雪忽然叫道:“不成,师兄,这魔头言而无信,即使你替他杀了一人,他也绝不会依照赌约,退出武林!我深知那些深陷利益漩涡、受权欲侵蚀心智之徒,会是何等的疯狂!你千万不能答应他!”

  江冽尘冷哼一声,道:“不愧是在我身边待了几日的右护法,果然了解本座心思。连你也知道,要我放弃争权,绝无可能,可惜却有人仍然做着美梦未醒。李盟主,我得告诉你,就算不由你亲自动手,本座同样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他,让你了断,只是让他少受些痛苦而已。同时你所谓的苍生,仍然逃不过乱世灾劫。反倒是你答应了我,说不定我心情一好,当真放过华山派。不然,我头一个就先拿他们祭旗!我且问你,你究竟是要用华山全派性命,保他一人,还是要舍弃华山,保全武林?”

  这在李亦杰实是个两难抉择,又望向众位师弟,见他们脸上除了佯装出的坚强外,不难看出潜藏的畏惧。望着每一位师弟,都能想到两人在华山的种种过往,那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朋友,怎能放任他们在眼前消逝?

  既然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他的选择,实则早在起始便已注定。将头一昂,道:“我师妹是妇人之见,不须理睬。你算准了我的命门,还要我说些什么?废话少讲,那人叫什么名字,现在何处,尽快报出来吧!早些了结,大伙儿也好早些清静!”

  江冽尘冷冷一笑,道:“本座就知道,你绝不笨。不过在此之前,允我先问你一件,看似毫不相关的‘小事’。你觉得在你身边,哪一个人是你最愧对的?”

  李亦杰神经全副绷紧,只等他口中报出个惊天动地的名字来。将一切可能之选全在脑中考虑一遍,心里已有准备,到时不过稍一惊愕,紧随着出口的则必将是“没问题。”然而等他穿起层层盔甲,江冽尘却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轻易击破了他的深层防线,让他心思全乱了起来。先机一失,恐怕他再无法强充镇定。可见江冽尘手段果然非同小可。

 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他所问为何,沉吟半晌,道:“这些话,本来我不想在你面前说,但看在我师父、师弟都在此处,正好借此机会,跟他们说些心里话。”

  江冽尘皮笑肉不笑,轻轻摊过一只手,道:“请说。”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。。。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。。。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。。。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。。。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